首页民俗趣谈 › “非遗有范儿”(中原馆)启动

“非遗有范儿”(中原馆)启动

3月8日晚,以“中原说唱演、非遗新体验”为主题的“非遗有范儿”项目在华夏非遗馆启动,众多省内外文化界知名人士一起出席并见证了这一河南曲艺发展史上的盛事。

图片 1

文化和旅游部近日出台了《曲艺传承发展计划》,对曲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发展工作进行专项部署。8月15日,光明日报、光明网举办“传承中华文脉
增强文化自信——专家解读《曲艺传承发展计划》”座谈会,邀请了相关专家学者和表演艺术家畅谈曲艺的传承和发展,旨在推动全社会形成关注、促进曲艺传承发展的良好氛围。

“非遗有范儿”是华夏非遗馆与河南范军艺术工作室共同打造的非遗活态传承保护演艺项目,旨在依托华夏非遗馆浓厚文化氛围的场馆优势,借助深受广大观众喜爱的曲艺表演艺术家范军的影响力,深耕传统文化,以更加时尚新颖丰富的形式呈现非物质文化遗产,打造以曲艺和戏曲为主,又具有时尚感的文化艺术品牌。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为“非遗有范儿”小剧场题名。

河南是曲艺大省,而说起河南曲艺,人们就会想起那个风趣幽默,憨态可掬得河南名片儿——范军。这位土生土长的河南小伙儿,深受老百姓喜爱,人们亲切的喊他“军儿”。在河南,范军可谓是家喻户晓,他喜乐的形象深入人心,他亦庄亦谐的表演、宜唱宜演的风格充满了十足的河南范儿。

赓续文脉,弘扬精神

启动仪式上,华夏非遗馆聘请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曲艺名家范军为“非遗有范儿”项目的“传扬人”。范军表示:作为河南省非遗专家委员会的委员,作为一个曲艺人,有责任有义务推广河南的非遗文化,“非遗有范儿项目将通过非遗产业基金、非遗传承学院等产业项目,以说唱有范儿、文创有范儿等形式,联合非遗传承人及相关机构,将传统文化结合小视频、互联网、大数据等时代元素,弘扬传统文化、说唱文化,共同打造以河南为中心、辐射中原腹地的新时代非遗文化产业项目,为传统文化注入新的活力。”

在观众心里,他是一个说学逗唱,样样精通的“全能笑星”,他给无数观众带来了无尽的笑声,他是河南曲艺最具代表性的表演艺术家,是中国曲艺家协会的副主席,更是河南曲艺新时期的领军人物。

“精忠报国今何在?评书一曲传扬!”一问一答间,刘兰芳演播的《岳飞传》开场,已伴随听众40个春秋。从书场到收音机,她演播的《杨家将》《包公巧断螃蟹三》《三打乌龙镇》《赵匡胤演义》《小将岳云》等一段段脍炙人口的评书,还原一个个经典的历史画面,让历史人物变得有血有肉、神采飞扬,在讲述传统故事中潜移默化地弘扬了民族精神。

图片 2

曲艺是由民间口头文学和歌唱艺术经过长期发展演变形成的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扎根于中国大地,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刘兰芳自豪地说:“我们的曲艺不仅仅是养家糊口的生意,更是思想道德教育的重要工具,人情世故、礼义廉耻、做人做事、家国情怀,都在其中。”

图片 3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所长、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吴文科看来,对曲艺的传承保护,有着更为特殊的意义:“不只是对一个表演艺术门类的本身保护,更是对中国文学和传统戏曲生成土壤的维护,是中国传统精神生活方式的保护,是文脉的赓续。”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原副主任常祥霖高度评价《曲艺传承发展计划》:“这是40年来第一个针对曲艺分类保护、精准施策的文件,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针对曲艺的专项保护传承计划,也是对非遗法的有效补充。”

图片 4

据不完全统计,至今活跃在中国民间各地的各民族曲艺曲种至少500种,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中,曲艺类项目共计127个大项包含193个子项,有的曲艺项目生存堪忧,传承后继乏人。中国曲艺家协会创作研究处处长张鑫认真学习《曲艺传承发展计划》,他认为,九个主要任务、三方面保障措施,对曲艺的支持成体系,有政策、有项目、有评估,有的放矢,十分务实,能不断增强曲艺的生命力。

他在相声上师承相声马家军的韩兰成先生,还是豫剧大师常香玉先生唯一的男弟子,一个相声演员和一位豫剧大师之间的这段缘分,成为梨园界和曲艺界的一段佳话。多年来,范军把河南戏曲和相声有机结合,创作了《戏迷学戏》《说歌侃戏》《趣谈五大名旦》《劝驴》等充满中原韵味的相声,把他独特的豫式幽默传遍了全国,为河南相声在中国相声版图上争得了一席之地。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内蒙古考察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充分发挥非遗在增进中华民族文化认同中的重要作用,出台了《曲艺传承发展计划》。”文化和旅游部非遗司司长陈通表示,《曲艺传承发展计划》回应了曲艺类非遗传承人和专家的呼声和诉求,计划中的工作措施凝结了曲艺界的集体智慧,体现了文化和旅游部多年来开展曲艺保护探索的成果,可谓非遗曲艺保护理论和实践的“集大成”。

作为新时期的河南曲艺领军人物,他深入挖掘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多年来通过各种各样的曲艺形式,传承当代社会的文艺情怀和文化担当,带领河南曲艺走向了一个又一个辉煌。还把曲艺和话剧相结合,拓展曲艺形式,排演出的原创方言剧《老汤》和《老街》,用新的艺术形式更好的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声音,并走进了北京大学百年讲堂、国家大剧院、以及北京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向全国人民汇报,开创了曲艺的先河。

活态传承,创新发展

图片 5

评书中加上了华为5G的内容,向华为致敬打气,北京评书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连丽如在舞台上的“现挂”,赢得观众的掌声。除了在舞台表演上创新,77岁的连丽如在出版评书时也要创新,特别要求加上二维码,让读者一扫码就能看也能听。在她看来,曲艺要与时俱进,曲艺的生命力就在于“接地气”、与观众互动,能根据现场气氛和现实生活,对“说或唱”表演进行即兴安排和调度,演绎出一个个令听众心领神会的精彩节目。

图片 6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曲艺,面对文化娱乐的新方式和互联网的新技术,曲艺及其传播也必须创新。但吴文科对一些曲艺的“创新”误区表示担忧:将曲艺表演戏剧化、歌舞化、杂耍化,把曲艺表演的口头“说唱”搞成配以伴舞与大型乐队伴奏的热闹场面,这是以革新曲艺为由去糟蹋曲艺,消解曲艺表演口头“说唱”的特有美质,可能造成对于曲艺美质特色的消弭或对曲艺形式的扼杀。吴文科注意到这次的文件中开宗明义强调,坚持以说唱表演作为基本实践形式,不断提高曲艺的表现力和感染力,这样有利于保护曲艺的本真和精髓。

图片 7

“一个艺术门类的历久弥新,不仅需要好演员、好作品,还需要好观众。《曲艺传承发展计划》提出,坚持整体性保护的理念,维护曲艺生态。”陕西省艺术研究院院长丁科民对整体性的“生态”理念十分赞同,这符合曲艺发展的现实要求,从创演分工的各个方面即说唱表演、曲本创作、音乐设计、专业伴奏、舞台美术、评论、营销等方面入手,统揽全局、整体推进,确保曲艺保护的正确方向与现实效能。

对曲艺的热爱源于他对家乡的惦念和感恩,这份他深深眷恋的土地给了他无尽的滋养,他不断的创新、尝试,发展,引领河南曲艺走进新的辉煌。怀着发展曲艺、传承曲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他以“非遗传扬人”的身份,投身到了“非遗有范儿”的小剧场。

作为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以曲艺为代表的说唱文学塑造了与正史并行不悖的民间二十四史。“它对当下中国文化事业建设和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需求都具有强大的现实意义。”中国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副教授陈爽指出,对曲艺的保护不应仅是一个博物馆式的保护和观赏,而要“活态传承”,不断发展,和全社会的社会生活融为一体,用曲艺自身的艺术创造和艺术表现来影响当代中国人的生活和精神风貌。

“河南有很多艺术形式,好多人只知道豫剧,却不知道河南坠子、大调曲子。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更多的年轻人知道曲艺、了解曲艺、爱上曲艺。”范军说,“我们有传统文化进校园,戏曲进校园,曲艺作为传统文化的一种,也应该走进校园。郑州作为新的国家中心城市,必须有文化的支撑,我们做这个小剧场,就是要让曲艺回归城市,走进剧场,走向市场,走近观众,走近青年。让人们来到郑州,来到河南,听河南曲儿品,河南味儿,”

重在落实,振兴曲艺

图片 8

京韵大鼓名家刘春爱携新秀表演《丑末寅初》;梅花大鼓名家籍薇带来的《二泉映月》韵味悠长;单弦牌子曲名家张蕴华表演的岔曲《避雨亭》《风雨归舟》干脆俏皮;京东大鼓名家倪万珠演唱《白雪红心》声情并茂;青海越弦《拦轿喊冤》曲调优美动人……去年6月,文化和旅游部、天津市人民政府共同举办了“全国非遗曲艺周”,首次将所有曲艺类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集中会演、交流、研讨,为广大非遗曲艺人提供了展示的机会,让非遗曲艺人有了受关注的荣光,扬眉吐气,唱响了中国故事。

图片 9

“本次全国非遗曲艺周上实现了127个曲艺类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全部参加,但遗憾的是个别项目已经无法上台演出。”天津市文化和旅游局非遗处副处长李学军深刻地体会到,非遗曲艺只有延续创演状态,葆有社会功能,张扬审美价值,才能得到振兴。据悉,今年9月将在山东举办第二届“全国非遗曲艺周”,搭建传承和发展曲艺的新舞台。

图片 10

“不看鱼情,看水情;不看花艳,看土肥。”浙江省艺术研究院副院长蒋中崎希望通过这次的计划,能营造全社会关心曲艺的良好生态,“一沓子宣言比不上一次实践”,只有将《曲艺传承发展计划》落到实处,才能对曲艺的传承带来良性影响,促进曲艺的可持续发展。

在CBD外环九如东路上,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二楼,却另有乾坤。“真假善恶”,小小剧场让观众们近距离的感受河南自己的说唱文化,它是儿时奶奶哼唱的小曲,是父母收音机里循环的音乐,是河南人成长的印记。相声、评书,说学逗唱;坠子、大鼓,余音绕梁。这里有地道的河南味儿,这里有正宗的河南腔儿。曲艺荟萃,周周不断,做咱河南人自己的小剧场。

“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曲艺演员必须具备坚实的说功、唱功、做功和高超的模仿力,人才培养十分重要。”天津艺术职业学院副院长曹宏凯建议,“在学校学科建设上,曲艺的科目要引进老师、培养人才、扩大生源。”

“除了支持传统的书场、茶馆,还要重视社区、小区、农村的演出场所,关注非遗传承团队,培育曲艺传承的品牌活动。”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中华曲艺学会副会长宋德全强调,最关键的是要有新作品,结合时代的新变化、新要求,创作发展曲艺作品,出人、出书、出节目。

“《曲艺传承发展计划》提到,要培育适宜曲艺发展的文化生态和社会舆论氛围。”光明日报社副总编辑陆先高认为,在全媒体时代,传播是传承的一个重要手段,能鼓励和吸引更多的人加入传承的行列,实现可持续的非遗保护。光明日报、光明网在非遗的传播方面大胆探索,搭建平台、聚合资源,采用了多种手段和多个平台,既丰富了报道内容,又增强了文化影响力,尤其在非遗和年轻的受众之间架起了桥梁,以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方式传播非遗,吸引更多年轻人喜欢非遗、热爱非遗,在非遗传承发展中贡献了媒体力量。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美高梅6s游戏平台 http://www.tainanhoney.com/?p=827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