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美高梅6s游戏平台 › 南宋龙泉窑梅子青釉鬲式香炉收藏鉴赏

南宋龙泉窑梅子青釉鬲式香炉收藏鉴赏

中土香事原有着久远的传统,一是礼制中的祭祀之用,《诗·大雅·生民》“取萧祭脂”,“其香始升,上帝居歆”,即言熏燃蒿草和动物脂肪,使气味上达于天,祖先神灵于是安而飨之。二是日常生活中的焚香,即焚于室内,以祛秽气;熏衣与被,以取芳馨。魏晋南北朝时期随佛教东传的香事之种种,不过是融入本土固有的习俗,而非创立新制。至于两宋香事的兴盛发达,却是与高坐具的成熟密切相关。其时士人的焚香,原是实实在在的日常生活,后世看得是风雅,而在当日,竟可以说风雅处处是平常。元代出现线香,香事里便有了“快餐文化”,不过追求古法与古意的一脉,却始终不曾断绝,直到明清。

图片 1

检视中土香事发展演变之大概,有两条或并行或交叉的主要线索,一是香料的变化,即由草香而树脂香,而合香,而线香。二是香具的变化。影响香具变化的因素也大致有两项:其一与香料相关;其一与用途相关。后者便是以供养具与日常生活用器之别而有了香炉的式样和风格之别,或者说俗与雅之别。设于道观寺院为公众所用者,自然不以雅为标准,且尺寸不会太小;设于桌案为士人所用者,则求古朴典雅或清俊秀逸,尺寸一般不大。

香炉是古人用以薰香取暖、除异味、添香气以及书房焚香,后多用于为神佛烧香。出香的历史可追溯到战国时期,汉六朝以后,佛教盛行,以焚香供神佛,寄托人们的情感,因而各种形制的香炉就多了起来。宋代焚香和祭祀的习俗更甚,焚香与烹茶、插花、挂画并列为文人四艺,颇受文人喜爱。此时香炉比较小,以仿古式样的小型香炉最具特色。有的为开敞式,上面不加盖子,有的有盖,宋人日用焚香,都用这一类小型香炉,在宋墓及宋代文化地层中都出土有瓷质的香炉,其样式较多,有鬲式香炉、莲花香炉、球形香炉、奁式香炉、三足香炉等。

焚香以求雅韵,即把它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大约自唐代始,至于宋人,而把香事的日常化、诗意化推向极致。香炉的集大成,便成于两宋,传统式样也多在这一时期完成它最后的演变,并且新创的形制几乎都成为后世发展变化的样范。在与此相关的香料史中,宋人也刚好是站在承上启下的位置,因此在一片琳琅满目的器具中,我们看到的是两宋士人生活中与诗词相依偎的雅韵风流,这是现代生活中已经完全消失了的气息。

镇江扬中永鑫堂藏南宋龙泉窑梅子青釉鬲式香炉,高6.8厘米,口径8.5厘米。平沿,束颈,扁鼓腹,圆底下承三足。腹部与足面有三角形凸棱线,通常称其为出筋,这是烧造过程中釉层积聚厚度的变化而在腹足间显示出出筋。出筋是南宋龙泉窑装饰特征之一。胎灰白色,全器施梅子青釉,釉层丰厚,釉色如诗中所说:琢瓷作鼎碧于水将其形容的浓翠莹润,如青梅色泽,故而得名。此炉的形制是仿古代青铜器的样式烧制,其外形简练,线条曲直有致,肩、腹部及器足凸起的三条棱线,逼真地摹仿了青铜器的构造。

两宋香炉的造型很丰富,尺寸的大与小是一种区别,有盖与无盖,又是一种区别。莲花式,奁式与仿古式,这一类都不带盖子。带盖子的一类,称熏炉,如香毬,如鸭炉和鸳鸯炉。材质则以瓷器为多,也有金银器。南宋最具特色的是仿古香炉,尺寸都很小,高矮多在十厘米左右,宋人的日用焚香,都是用这一类小型香炉。好古之风是仿古瓷炉制作的大背景,工艺的独特也把它的造型和尺寸限定在一个最为合宜的范围之内。小型瓷炉的精品多出自宋官窑和龙泉窑,风格特殊的完美,得自装饰与制作工艺结合得浑然如一。上海博物馆藏龙泉窑鬲式炉,高11.3厘米,式仿古铜鬲,素朴得几乎省略掉一切装饰,仿佛惟一的巧思只是利用烧成过程中釉层积聚厚度的变化而在腹足间“出筋”。其实独特的釉色才是它的精魂,薄胎厚釉恰到好处的配合,洗练出娇滴滴水灵灵的一泓梅子青,所谓“琢瓷作鼎碧于水”(杨万里《烧香七言》),南宋诗人为龙泉青瓷写神已算形容得恰切,但还要说玉一般的品质才是它的难得。浙江德清县乾元山南宋咸淳四年吴奥墓出土龙泉窑粉青鬲式炉,高6.5厘米,与上海博物馆藏品韵致相仿,只是更小。出自有纪年的墓葬,自然是最好的互证。

龙泉窑是继越窑之后兴起的又一个重要青釉瓷窑场,形成于北宋早期,衰落于清中期。北宋时期龙泉窑青釉瓷尚保留着越窑、瓯窑和婺州窑的遗风,釉呈浅青或青黄色,釉层薄而透明。南宋为龙泉窑发展时期,产品形成独特的风格。此时由于熟练掌握了胎釉配方,多次上釉技术以及烧成气氛的控制,釉色纯正,釉层加厚,成功地烧成了粉青釉和梅子青釉,达到青釉史上的高峰。南宋时期龙泉窑在釉料的配方中进行创造性改革,将石灰釉改用石灰碱釉,从而打破了传统石灰釉一统天下的局面,这种釉在高温中粘度较大,流动性较小,釉层较厚,1件釉层较厚的瓷器,需要经过三四次的上釉,有的釉厚达到1.5毫米以上。在金村、大窑、溪口等窑址发现的生烧坯和素烧坯标本,胎呈红色较硬,厚厚的没有烧成的釉作乳白色的粉末状,明显地分为三层或四层。这种厚釉的表面光泽显得更加柔和,特别是梅子青和粉青釉,梅子青釉色莹润青翠,犹如青梅。龙泉窑青釉瓷由于釉层较厚,难以透出釉下的刻划纹样,重于器物的造型设计,以此突出釉色之美。如梅子青釉鬲式炉,腹部到足面呈现的出筋,既加强了器物的美感,又体现梅子青釉的青翠欲滴之美。

图片 2

图1耀州窑莲花炉图2汝窑奁式炉

图片 3

图3南宋龙泉窑梅子青鬲式炉图4南宋龙泉窑粉青鬲式炉

图片 4

图5汝窑莲花鸳鸯炉(河南宝丰清凉寺汝窑址出土)

宋人称作“香毬”的炉,形制更为小巧:炉身作成球形,下边有三个小矮足,宋赵九成《续考古图》卷三所录即其式,传世与出土的实物都有不少。据北宋刘敞《戏作青瓷香毬歌》,可知这一类香毬常常是焚燃在卧榻,与眠人相伴。

图片 5

图6北宋越窑青釉炉图7景德镇窑青白釉炉(陕西蓝田北宋吕氏家族墓地出土)

与香炉配合使用的是香盒,宋代绘画与雕塑中有不少这样的场景。而如果是“行香”,那么最方便的一类香具便是香炉与香盒合作一器的手炉。最为精好的一例,是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北宋长干寺真身塔地宫出土的银鎏金香炉,地宫时代为北宋大中祥符四年。炉柄的前端结束出“一把莲”,下覆的一枚大荷叶为炉座,一茎莲花弯向中间为炉身,炉身下方挑出一个莲花座,上有坐佛,身后一屏莲花瓣式背光,背光上面錾刻缠枝卷草。莲花炉下花枝旁逸:一对花苞,一个小碗一般的莲蓬,莲子为其表而成莲蓬的盖。炉柄末段做成一枚下覆的小荷叶,更以一个带盖莲蓬为镇。两个相互呼应的莲蓬,便是有着实用功能的香宝子。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美高梅6s游戏平台 http://www.tainanhoney.com/?p=815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