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传统工艺 › 文豪海明威多伦多旧居挂牌沽售

文豪海明威多伦多旧居挂牌沽售

中新社多伦多4月9日电
文坛巨匠海明威在加拿大多伦多曾经居住过的一套寓所于当地时间4月9日挂牌出售。业主叫价73万加元。

不久前,我在一个微信公号上看过一篇文章,题目忘记了,大致内容是,在一个人20岁到30岁时,居住的环境很重要,因为年轻时的生活环境,会决定人一生的品位。

导语:海明威一向以文坛硬汉着称,他是美利坚民族的精神丰碑。海明威的作品标志着他独特创作风格的形成,在美国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下面是关于他的励志事迹,欢迎阅读。

图片 1当地时间4月9日,文坛巨匠海明威在加拿大多伦多曾经居住过的一套寓所挂牌出售,业主开价73万加元。如今这座公寓楼以“海明威”命名。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我觉得写这篇文章的家伙,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踏踏实实地扯淡。

1961年7月2日,蜚声世界文坛的海明威用自己的猎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整个世界都为此震惊,人们纷纷叹息这位巨人的悲剧。美国人民更是悲悼这位美国重要作家的陨落。

这一居所位于多伦多中城区、主要街道巴佛士街边的一座五层旧式砖混结构公寓楼内。

所以,今天我推荐一本海明威的书给大家:《流动的飨宴》。

1899年7月21日,海明威出生在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郊外橡树园镇一个医生的家庭。他的父亲酷爱打猎、钓鱼等户外活动,他的母亲喜爱文学,这一切都对海明威日后的生活和创作产生了不少的影响。中学毕业后,海明威在美国西南的堪萨斯《星报》当了6个月的实习记者。这家报馆要求新闻报道简捷明快。海明威在《星报》受到了良好的训练。

海明威在多伦多短暂生活的经历并不广为人知。1923年至1924年,当时尚属无名之辈的海明威与妻子在这里租下一套公寓。这期间,他作为一名记者为《多伦多星报》工作。他们的大儿子也在这里出生。

这是海明威最后一本书,在1960年的秋天完工,一年后,海明威开枪自杀。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海明威怀着要亲临战场领略感受战争的热切愿望,加入美国红十字会战场服务队,投身意大利战场。大战结束后,海明威被意大利政府授予十字军功奖章、银质奖章和勇敢奖章,获得中尉军衔。伴随荣誉的是他身上237处的伤痕和赶不走的恶魔般的战争记忆。康复后的海明威作为加拿大多伦多《星报》的记者常驻巴黎。他对创作怀着浓厚的兴趣,一面当记者,一面写小说。他的创作得到当时着名小说家的鼓励和指点。

他们所住的这套公寓位于五楼,拥有两间卧室、一间小书房,面积约102平方米。当年海明威居住时的月租金为85加元。目前,这套寓所每月的物业管理费为911加元。

这本书是个散文集,也算是个小回忆录,叙述了海明威在1921年—1925年间,和第一任妻子哈德莉在巴黎生活的情形。

在近10年的时间里他出版了许多作品,其中有名的是《太阳照常升起》。

记者看到,这座如今以“海明威”命名的公寓楼正面颜色为棕色和黄色相间,背面则整体为白色。正门入口处墙上的一块铜牌镌刻着海明威在此生活的简史。

海明威生于1899年,初去巴黎时,是22岁。

《太阳照常升起》是海明威第一部重要的小说。写的是像海明威一样流落在法国的一群美国年轻人。他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迷失了前进的方向,战争给他们造成了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巨大伤害,他们非常空虚、苦恼和忧郁。他们想有所作为,但战争使他们精神迷惘,尔虞我诈的社会又使他们非常反感,他们只能在沉沦中度日,美国作家斯坦因由此称他们为“迷惘的一代”。这部小说是海明威自己生活道路和世界观的真实写照。海明威和他所代表的一个文学流派因而也被人称为“迷惘的一代”。

实际上,海明威1920年便在多伦多短期居住,并为《多伦多星报》撰稿。1923年重返多伦多的生活对他来说不太愉快,签了一年租约的他最终提前离开这座当时并不繁华的城市。之后海明威去了法国巴黎,并在那里创作出成名之作《太阳照常升起》。

当时,海明威的身份是加拿大《多伦多星报》的外派记者,负责采访希腊和土耳其的战事。

1929年,海明威的长篇小说《永别了,武器》是“迷惘的一代”文学的好作品。小说的主人公享利是个美国青年,他自愿来到意大利战场参战。在负伤期间,他爱上了英籍女护士凯瑟琳。享利努力工作,但在一次撤退时竟被误认为是德国间谍而险些被枪毙。他只好跳河逃跑,并决定脱离战争。为摆脱宪兵的追捕,享利和凯瑟琳逃到了中立国瑞士。在那里,他们度过了一段幸福而宁静的生活。但不久,凯瑟琳死于难产,婴儿也窒息而亡。享利一个人被孤独地留在世界上,他悲痛欲绝,欲哭无泪。小说在战争的背景下描写了享利和凯瑟琳的爱情,深刻地指出了他们的幸福和爱情是被战争推向毁灭的深渊的。

代理这处寓所售卖的房产中介对媒体表示,买家有机会享有“102平方米的文学史”。

在巴黎的日子里,海明威经常去咖啡馆写作,他的上衣口袋里装着一枝铅笔和一个转动削笔刀,手里则拿着几页白纸。

1928年,海明威离开了巴黎,居住在美国的佛罗里达州和古巴,过着宁静的田园生活。他经常去狩猎、捕鱼、看斗牛。但不久,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海明威无法再过宁静的生活了。

他叫来一杯咖啡,一边慢慢喝着,一边写东西,偶尔也会喝加了苏打水的威士忌——巴黎的咖啡馆也提供酒。

1937年至1938年,他以战地记者的身份奔波于西班牙内战前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作为记者随军行动,并参加了解放巴黎的战斗。

如同正常上班一样,早餐过后,海明威便来到咖啡馆写作,午饭时就回家。下午的时光,他会和妻子一起去河畔散步或者去图书馆看书。

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海明威立即将自己的游艇改装成巡艇,侦察德国潜艇的行动,为消灭敌人提供情报。

巴黎有很多图书馆,管理员也熟识了海明威。当时,海明威很穷,没有足够的钱垫付借书的押金,管理员则告诉他,他可以任意借,而无需支付太多的押金。

1944年,海明威随同美军去欧洲采访,在一次飞机失事中受重伤,但痊愈后仍深入敌后采访。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获得一枚铜质奖章。

这让海明威欣喜若狂,各种书籍读了个饱。

在巴黎,他还遇到了英国作家乔伊斯(乔伊斯写的《尤利西斯》一直是现代西方文学中的经典之作),海明威第一次见他时,乔伊斯一家正在一间餐馆用餐,海明威透过餐馆的落地窗看到了他,年轻的海明威心怀崇敬,十分仰慕,后来,他和乔伊斯也成了朋友。

在巴黎,海明威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位女导师——斯坦因小姐,她常会邀请海明威和他的妻子一起去她的公寓小坐,对于海明威的文章,斯坦因小姐也给予了肯定和指点。

另外,海明威在巴黎还结识了不少当时有名的画家和作家,但对于他们的画作和文作,海明威没有人云亦云,而是有自己独到见解。他常常直言不讳,表现出自己强烈的爱憎态度。

当然,在巴黎,海明威遇到了另一个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

菲茨杰拉德比海明威大三岁,因为出版《了不起的盖茨比》而蜚声文坛。菲茨杰拉德很欣赏海明威,经常对他的作品做出中肯的评价,在《了不起的盖茨比》出版以后,菲茨杰拉德的才华似乎耗费殆尽,之后出版的小说反响平平,他则将更多时间花费到了对海明威小说的指点上。

在《流动的飨宴》这本短篇集子里,海明威用了三篇文章来写和菲茨杰拉德的交往过程,可见二人感情有多深。当然,后来两人关系破裂,是后话了。

海明威这么描述在巴黎的生活:

“假如在你年轻的时候,有幸在巴黎生活过,那么在你此后的生涯里,不管你走到哪里,巴黎都会与你同在,因为她是一席流动的飨宴。”

巴黎这场繁华的盛宴,是海明威重要的精神食粮,也是在这里,他写出了第一部长篇反战小说《太阳照常升起》。

海明威在巴黎开阔了眼界,遇到了各类大咖,这是他最大的收获。

海明威一生去过很多地方,古巴、非洲、加拿大、欧洲……他的经历也复杂,海明威做过记者、当过兵,还做过克格勃间谍。

所以,我想用下面的话来反驳那篇鸡汤文。

人的一生,住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你的生命中,都遇到过哪些人,他们又给了你怎样的影响,而这些影响,又是怎样改变着你的生活。

这个才最重要。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美高梅6s游戏平台 http://www.tainanhoney.com/?p=739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