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美高梅6s游戏平台 › 【山水】淘井(家园·小说)

【山水】淘井(家园·小说)

院底干井
整个大院,无法排水,是一难题,孰料在先人巧思之下,利用院一角,打挖一个干井,深约50尺,上圆细长,下渐宽大,形如喇叭状,用之储存雨水再多,入井后立即渗失,先人在缺水地带,想尽办法,不能使可贵的雨水为之流渗消失,于是不辞劳苦,利用骡马兽力,多次的前往四五十里以外垣之黄河边,挖取一种天然胶泥用来砌糊井底,以防雨水渗失。关于胶泥砌糊井底,亦有其相当之施工技术。乃是先将大喇叭形井底之四周土壁,高度约20尺之范围内,以及井底部位,巧妙地挖顾无成小洞,小洞上口圆大,底部细深而尖小,约8寸,小洞口与小洞口之间隔距离约3寸,完成后,状似蜂窝。再由河边运回之胶里加水调制成足够使用之泥巴丁,泥丁胶粘无比,状似台湾的大号麻竹笋,其长度、大小形状要与井底之小圆洞完全吻合。一切齐备之后,将井底小洞,泼之以水使其润湿,再将泥巴丁涂水滑湿,然后,双手持西,对准坑洞,用力猛冲,使泥丁嵌入坑内,如是一一如法炮制,再以胶泥将泥丁帽相间之空隙,糊砌相连,厚约三数寸,使其根深牢固,永不脱落,是则滴水不能渗失也,达到储存用水之目的。同时天然雨水,经过深井地气之储,清凉甘甜,甚是绝好,井口覆以木盖,留置纲绵,雨量过多时,则井水上涨,及井中黄土部位,即可随之渗失,不致辞满溢为患,三数年淘井一次,使其清洁,其是绝妙已极。
整个大院,无法排水,是一难题,孰料在先人巧思之下,利用院一角,打挖一个干井,深约50尺,上圆细长,下渐宽大,形如喇叭状,用之储存雨水再多,入井后立即渗失,先人在缺水地带,想尽办法,不能使可贵的雨水为之流渗消失,于是不辞劳苦,利用骡马兽力,多次的前往四五十里以外垣之黄河边,挖取一种天然胶泥用来砌糊井底,以防雨水渗失。关于胶泥砌糊井底,亦有其相当之施工技术。乃是先将大喇叭形井底之四周土壁,高度约20尺之范围内,以及井底部位,巧妙地挖顾无成小洞,小洞上口圆大,底部细深而尖小,约8寸,小洞口与小洞口之间隔距离约3寸,完成后,状似蜂窝。再由河边运回之胶里加水调制成足够使用之泥巴丁,泥丁胶粘无比,状似台湾的大号麻竹笋,其长度、大小形状要与井底之小圆洞完全吻合。一切齐备之后,将井底小洞,泼之以水使其润湿,再将泥巴丁涂水滑湿,然后,双手持西,对准坑洞,用力猛冲,使泥丁嵌入坑内,如是一一如法炮制,再以胶泥将泥丁帽相间之空隙,糊砌相连,厚约三数寸,使其根深牢固,永不脱落,是则滴水不能渗失也,达到储存用水之目的。同时天然雨水,经过深井地气之储,清凉甘甜,甚是绝好,井口覆以木盖,留置纲绵,雨量过多时,则井水上涨,及井中黄土部位,即可随之渗失,不致辞满溢为患,三数年淘井一次,使其清洁,其是绝妙已极。


  白云苍狗,日月如梭。不觉间,三十年一晃就过去了。经年岁月里总有一些不舍的记忆深深根植于心,那些浓浓的乡音、乡情,伴随着渐长的年岁,如美酒越发醇厚,陶醉身心。
  那年,我亲历村里淘井,看似简单,波澜不惊,却凝聚着村民的智慧和汗水,至今如刀刻般深深烙在心底,挥之不去,恍若眼前。 
  老井见证着时代变迁,养育了一代又一代村民,宛若一个长者渗透着沧桑和深邃。记事起,就常听村里拄拐棍的老辈人念叨,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做人不能忘初心,要懂得知足和感恩!”
  我充满好奇地问过村里多个人:“咱村的老井是先人何时挖掘而成?经历了多少年代?”
  除了摇头不语,没人能说清讲明白。
  父亲说:“水是万物之源,在乡亲们眼中,井水好似神灵,在砌井、淘井的时候就已经表现出了无比的虔诚和神圣,它养育的一方村民极尽爱惜,谁不感恩?”
  儿时的我顽劣好动,常和小伙伴偷偷去井边嬉戏玩耍,偶尔还会不顾危险趴在井沿,探头观望井水面上晃动的蓝天白云,不安分的脑袋里不时还会冒出许多空灵变幻的各种神奇来。夏日里,老井旁的小树林是我和小伙伴们乘凉的好去处,晚饭后常常相约从家里带了凉席铺在地上,叽叽喳喳一番斗嘴后,或静坐或躺在凉席上默默数天上的星星。
  嘿嘿,用不了多大会,你就能听到小伙伴的喊叫声:“哼,恁多的星星?数也数不过来,不数了,不数了!”
  此时,我会憋不着偷笑起来,因为我也数不过来天空到底有多少星星。既然数不过来有多少星星,于是便闭上眼睛听到蛙声一片、虫儿呢喃,任由思绪悠悠漂泊……好多次想着想着,不觉间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哈哈,不知为啥?那时候的梦里,我总会生出翅膀,飞呀飞呀,飞上天空去摘星星、捞月亮。
  
  二
  上个周末,我回到老家看望父母时,多了些许感慨。如今村里老井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时光留给我的只剩怀念,而这种发自肺腑的怀念,不仅仅是在追念过去的生活,更重要的是思念那些齐心协力、和睦相处的乡邻,还有那如血缘一般的温情厚爱。唯愿时光不老,让平安和睦如昔日源源不断的清澈井水,洗涤我们的灵魂,停留在那些美好温馨的记忆里。
  没特殊情况,村里淘井,一般三到五年进行一次。记忆中的那年不得已淘井,主要是因为夏季里那场让人刻骨铭心的涝灾。
  那年的涝灾,不知道是不是百年一遇?狂风吼叫着,瓢泼大雨疯了般,连续浇了三天三夜。家家户户的大人们夜里都不敢睡,用砖头泥土垫高了自家的门槛,用脸盆、水瓢不停向外刮着屋内的积水。那年全村人没有谁家躲过这天灾,无一例外吃了一年生了芽的麦子面。
  整个村子沟沟河河都是水,平地水汪汪竟有鱼儿游过来,村东头的老井早被雨水吞没,不见了昔日的踪影。
  看看自个家厨房里的水缸,女人扼腕叹息:“唉!这咋整?一天不挑水,还能勉强凑合过日子。可是,两天、三天?老天爷呀,还叫人活不活!”
  大约两天后,阳光下积水终于退去,露出了湿漉漉的地面。
  村民们迫不及待穿上雨靴,踏着一路泥泞,肩扛起扁担担起筲桶朝纷纷向老井聚拢,抬眼望着露出地面的老井,村民面面相觑,像个木头橛子杵在井旁惊呆了。
  原本清澈甘冽的井水咋不见了?枯枝败叶充斥井中,污泥浊水混浊不堪,井里溢出的腐朽异味让村民忍不住恶心作呕,不愿靠前半步。
  二叔手拿一根长长的竹竿,小心翼翼地插入井底后,摇头叹气说:“唉,咱这老井深足有十米,如今井里一定是淤上了厚厚的泥巴,深不足八米了。看来这井底的泉眼八成是被淤泥封堵上,已经涌不出不了清冽的甜水啦!再说,水质已经被严重污染,吃了现在这井里的水,还不知会生出啥毛病?”
  “呀,二叔,这如何是好?您说咋办?”
  “唉,能咋办?淘井!”
  “淘井?”
  “对,淘井。这是唯一的办法。”
  不知村支书李众望啥时过来的,村民李来福挪挪脚,后退两步腾出一条缝。
  李众望闪身过来,小心蹲在青砖垒成的井沿旁,望着井沿那透着深邃和沧桑的一道道沟槽印痕,探身用手撩起井水,靠近鼻子嗅嗅,起身对大伙认真严肃地说:“二叔说的对,这水被污染了,喝不得!”
  “那可咋整?村里一千多张口等着喝水呢,没有干净的水吃咋行?”李来福着急上火,憋青了脸凑近李众望,急切地问。
  “嗨,那就准备淘井吧!这次要把淤积井底的泥沙、砖头瓦砾、枯枝烂叶等杂物彻底清理出来,井底要重新用砖砌,才能保持这井水清澈如初,井水卫生安全是村里的头等大事,可不能有丝毫含糊大意啊。” 
  “嗯,活人不能让尿憋死!走,去大队部商量个淘井的办法去。”
  当天上午,村支书李众望就组织召集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商议淘井一事,最后大家举手表决,意见高度一致,决定第二天开始淘井,要求村里每户人家各出一个男劳力参与淘井,不能出男劳力的户,也要出一名妇女帮助烧火做饭打下杂,全力以赴服务村里淘井。
  “喂喂,各家各户都注意了,参加今个淘井的村民,必须在八点前到老井聚合,家里的事再忙也要先放一放、拖一拖,淘井大事千万不能耽搁!这可是关乎到咱全村老小千把口人吃水的大事,不能马虎了。啊啊,这个重要的事我要广播三遍:各家各户注意了……”第二天一早,太阳还没升起来,村大队部的大喇叭上,就接连传来村干部有关淘井的三遍吆喝声。
  村支书李众望来时,井台上已支好了辘轳。时间没到八点,参加淘井的村民就已经到齐了。下井正式淘井前,必须先把井里的水清理淘干净后才能下井开淘。早来的村民自然个个明这个事理。这不没谁招呼,他们已经自觉地一拨拨替换着,用筲桶淘井里的污水,大约八点半左右的光景,已经看到了井底,嘿嘿,真不赖!
  绕井观察一周,李众望心想该是下井开淘的时候。他抬头大了声问:“准备的啥样了?可以开始了吗?”
  众人底气十足,大了嗓门回道:“准备好了,就等您发话呢。哈哈。”
  “好!那咱就开始。”李众望挥手下令,扯起嗓子喊了声:“淘井喽!”
  闻声而动,第一批下井的二贵、三羊两个壮硕汉子,头裹毛巾,身着短裤,脚蹬雨靴,握拳晃晃裸露出的结实肌肉,伸手接过村干部递来的大腕白酒,低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手背抹抹嘴角,双手抱拳施礼后,各带一把短柄锹,嘴里说声“好”,伴着辘轳“吱嘎吱嘎”的声响,先后被送到了井底。
  二贵哥是个小矮个,正值壮年,村里人送外号“二猴子”,经历三次过淘井,在井底“闪、转、腾、挪”是他的看家本领,拿手绝活。
  三羊哥个高又健硕,年龄刚过四十,打小练过武,外号“大力士”,为人心地善良,负重有力,干活不惜力,麻溜还利索。
  到了井底,两人相视一笑,手脚并用,配合默契。
  先是背靠背,急火火清理落井的枯枝烂叶和砖头瓦砾。
  “呀,这是谁家的筲桶,啥时掉到井里没打捞?嘿嘿,还能用呢。”三羊哥嬉嬉笑着,捞起筲桶说。
  “嗨,这不是个眼镜吗?啥时掉下井的?嗯,肯定是村小学教书先生的。”二贵哥小心捡起眼镜,在衣服上不停擦拭着。
  迅速装满三羊哥捞起的那个铁皮筲桶,二贵哥把战利品眼镜放在筲桶上面,十米深的井底黑咕隆咚并不十分明朗,抬头只能到井口大的天。三羊哥用力拽了拽垂在井里的大绳子,这是约定好的信号,井台上村民得到信号,便大了嗓门喊起嘹亮的号子,用力拉动大绳提起井下的筲桶。
  不大会,井底的枯枝烂叶和砖头瓦块被清理干净后,他们便开挖井底淤泥装筲,筲桶井里井外穿梭,被吊上吊下周而复始往复循环着,淘井现场异常喧嚣,像是过年似的热闹。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的样子,上面有人手卷喇叭筒状,冲井底大声递话说:“咋样?一个小时了,累不累?要不你们俩上来歇会,让人替换替换接着淘。”
  “呀呀,这才一个小时呀,要不我俩再坚持一会,等实在撑不住了在换人,行不?”
  “嘿嘿,那好。千万别强撑着,替换下井的人早都准备好了,正磨刀霍霍等待下井呢。”
  “知道了,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吧。哈哈。”
  又过了约半个小时后,感觉井内有一股清凉袭来,有经验的二贵哥大声说:“呀呀,看看,井底开始涌水啦!”
  “啊,咋恁快!”低头望脚下,三羊哥乐呵呵回着话。
  不到一袋烟的功夫,涌出的井水和着没淘净的稀哩噗糊泥巴深到了膝盖。
  “快快,咱这污泥还没清理完,先用砖头压着往上涌水的泉眼,招呼井上的人赶紧的把泥水淘净了。”
  “行!”二贵哥大声应着,蹲下身子堵泉眼。
  “嗨嗨,是泉眼开始涌水了吧,先把泉眼压实了,你们就赶紧上来吧,等一会淘净水,再换拨人人下井。”
  
  三
  二贵和三羊哥刚被拉上井台,村里的老少爷们呼啦围过来,像欢迎凯旋归来的勇士,拍响的巴掌雷鸣般,嘴里高声喊着:“好样的!好样的!”个个还竖起大拇指点赞。
  两人傻乎乎嘿嘿地笑着,顺手接过递来的棉布单子披身上,连忙鞠躬致谢,端起了早已准备好的酒碗……
  哈哈,人多力量大,一点都不差。一刻钟时间里,井底涌出的水很快被淘干了。
  第二轮下井的是大军和国庆,两人都是第一次参加淘井,同样是大口喝了一碗驱寒酒后,开始下井。因井上酷热难耐,井下却阴湿,氧气不充足,两人刚下到井底后感觉有点憋气不舒服,好在不大会就适应过来。
  真是事事难料,两人下井还不到半小时,一件本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好在是有惊无险,大家虚惊一场……
  原来装满的筲桶被拉上井台后,村民老李提筲桶时,不小心筲桶底部碰在了井台上,老李心头一惊,手一哆嗦,差点失手将筲桶丢在井里,好在他意识到危险,硬是一个趔趄死死抓紧筲桶没放手,只是哗啦一股浑浊泥水劈头盖脸浇到井下,国庆躲也没处躲、藏也没处藏,浇他一身像个落汤鸡。他“呀呀”惊叫几声,抬头望望井口,知道落下来的只是泥水,才长吁一口气,抹抹身上的泥巴,恢复了平静。
  没浇上泥水的大军满脸惊奇,一头雾水,扭身问:“咋整的?没事吧!”
  “唉唉,筲桶没落下来,能有啥事?”
  当到第三拨人下井时,已开始用砖砌井底了,淘井工作接近了尾声。
  那个年月,每逢村里淘井都要摆酒席庆祝。眼见淘井顺利,即将大功告成。村支书李众望喜不自禁,他离开淘井现场,快步来到井旁小树林临时支起的锅灶处,指导帮厨的婆娘烙饼、炒菜、熬汤。尽管当时村里贫困,家家都不富裕,除了村里出钱置办的酒菜外,李众望还说服妻子,让人宰杀了他家的两只老公鸡,说是用来犒赏这次淘井的“功臣”。
  日头正午时分,到了吃饭的点,淘井如期大功告成。
  李众望围着井来回转了三圈,见清澈井水汩汩外涌,情不自禁拿起井绳,躬身熟练地提上一筲水来,俯下身子品尝一口,来回咂咂嘴,咧开嘴巴笑笑,起身大手一挥,高声说:“闻见肉香了吧!哈哈,小树林里已摆好酒席,今个参加淘井的老少爷们都是咱村里的功臣……”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美高梅6s游戏平台 http://www.tainanhoney.com/?p=409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