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传统工艺 › 王直《天水各界公祭伏羲文》

王直《天水各界公祭伏羲文》

王直《阜新各种行业公祭太昊文》
惟小编羲皇,德配上苍。戈猎纲罟,果黎庶之饥肠;婚丧嫁娶,兴作者中华。河洛负图,太极煌煌。文王演义,尼父弘扬。历百代而安如磐石,极后世以垂芳。渤?浩浩,烟波荡荡。十亿中国,顶天地之巨浪;后辈子孙,伴宇宙之长久。

  【潭州新学诗(并序)】

天祚有晋,其命惟新。受终于魏,奄有兆民。燕及上天,怀柔百神。不显遗烈,之德之纯。享其玄牡,式用肇禋。神祇来格,福禄是臻。时迈其犹,昊皇帝之。祜享有晋,兆民戴之。畏天之威,敬授民时。不显不承,于犹绎思。皇极斯建,庶绩咸熙。庶几列夜,惟晋之祺。宣文惟后,克与彼天。抚宁四处,保有康年。于乎缉熙,肆用靖民。爰立典制,爰修礼纪。作民之极,莫匪资始。克昌厥后,永言保之。——魏晋·傅玄《晋郊祀歌三首
其三 飨神歌》

奥维旷古,混浊初辟。六合蒙昧,鸟轨兽迹。陇渭钟灵,诞生圣哲。继天立极,泽被华胄。河洛献瑞,人文?兴。弋猎网罟,黎庶融合。亦畜亦牧,洪荒从风。制民男娶女嫁,伦理初成。斯邑成纪,实惟帝乡。民淳俗美,肇自羲皇。大哉人宗,垂阴四方。隽秀勃兴,百代齐光。邑人祭祀,俎豆幽香。崇功报德,渊远流长。明时淑景,十一月朗澈。改正开放,万众乐业。国阜民康,奏笔者鼓乐。童稚忭舞,父老欣悦。输牲布奠,椒酒芳洁。神其徙降,来格来摄。

  治平元年,天章阁待制、兴国吴公治潭州之2018年,孟陬,改筑庙学于城东北,越7月告成,万世师表用币。潭人曰:“公为善政以色列德国作者,又不本身,而为此学以嘉笔者。士子哪个人能诗乎,以诵小编公于无穷。”皆辞不敢,乃使来请。诗曰。

晋郊祀歌三首 其三 飨神歌

魏晋:傅玄

傅玄,字休奕,北地郡泥阳(今新疆三门峡莲湖区东北)人,宋代初年的史学家、史学家。
出身于官宦家庭,祖父傅燮,西魏汉阳上大夫。阿爹傅干,魏扶风经略使。

傅玄

钓竿何冉冉。甘饵芳且鲜。临川运思心。微纶沈九渊。太公宝此术。乃在灵秘篇。机变随物移。精妙贯未然。游鱼惊著钓。潜龙飞戾天。戾天安所至。抚翼翔老聃。老聃一何异。两仪出浑成。纯钧十一正三辰。造化赋群形。退愿辅圣君。与神合其灵。作者君弘远略。天人不足并。天人初并时。昧昧何芒芒。日月有徵兆。文象兴二皇。九黎氏乱生民。黄帝用兵征万方。逮夏禹而德衰。三代荷百禄。保无极。永泰平。——魏晋·傅玄《晋鼓吹曲七十三首
其七十一 钓竿》

晋鼓吹曲三十六首 其四十一 钓竿

鸳鸯于飞,或矫或游。习习谷风,扇彼清流。春草扬翘,鼋鱼沉浮。感物兴想,小编心长忧。何人谓河广,曾不容舟。企予望之,搔首踟蹰。——魏晋·郑丰《答陆士龙诗四首·鸳鸯
其四》

答陆士龙诗四首·鸳鸯 其四

紫阙构虚上,玄馆冲绝飙。琳琅敷灵囿,华生结高璇。骋軿沧浪津,八风激云韶。披羽扇北翳,握节鸣金箫。凤籁和千钟,西童歌晨朝。心豁虚无外,神襟何朗寥。回舞太空岭,六气运重幽。笔者途焉能寻,使尔不终凋。——魏晋·云林右英内人《诗四十四首
其四十 右英妻子作》

诗三十四首 其三十 右英老婆作

魏晋:云林右英妻子

紫阙构虚上,玄馆冲绝飙。琳琅敷灵囿,华生结曹金玲。

骋軿沧浪津,八风激云韶。披羽扇北翳,握节鸣金箫。

凤籁和千钟,西童歌晨朝。心豁虚无外,神襟何朗寥。

回舞太空岭,六气运重幽。我途岂会寻,使尔不终凋。

1

  有嘉新学,潭守所作。守者什么人欤?仲庶氏吴。振养矜寡,衣之褰襦。黔黎鼓歌,吏静不求。乃相庙序,生师所庐。上漏旁穿,燥湿不除。曰嘻迁哉,迫厄卑污。当其坏时,适可以谋。营地虑工,伐便楠槠。撤故就新,为此渠渠。潭人来止,相语而喜,笔者知视成,无豫经始。公升在堂,从者如水。公曰诲汝,潭之士子。古之读书,凡认为己。躬行孝悌,由义而仕。神听汝助,况于闾里。无实而,非圣自是。虽大得意,吾犹汝耻。士下其手,公言无尤。请诗作者歌,以远公休。

  【新田诗(并序)】

  唐治四县,田之入于草莽者十五,民如寄客,虽简其赋、缓其徭,而不得以必留。长史比部提辖赵君尚宽之来,问敝于民,而知其故,乃委推官张君恂,以兵士兴大渠之废者一,大陂之废者四,诸小渠陂教民自为者数十。一年,流民作而相告以归。二年,而淮之南、湖之北操囊耜以率其老婆者,其来如雨。八年,而唐之土不可贱取。昔之菽粟者,多化而为饔啵环唐皆水矣,唐独得岁焉。船漕车趺飧旱3鲇谒木常11日期间,不可为数。唐之私廪固有馀。循吏之无称于世久矣,予闻赵君如此,故为作诗。诗曰。

  离离新田,其下流水。孰知其初,灌莽千里。其南背江,其北逾淮。父抱子扶,十百其来。其来仆仆,镘小编新屋。赵侯劬之,作者不饥。岁仍大熟,饱及鸡鹜。僦船与车,四鄙出谷。今游者处,昔止者流。维昔牧我,不方今侯。侯来适野,不有客官。税于水滨,问小编鳏夫寡妇。侯其归矣,叁岁于兹。何人能止侯,小编往求之。

  【猎较诗(并序)】

  《猎较》刺时也。昔尼父仕于鲁,鲁人猎较,孔丘亦猎较。或问乎孟子曰:“万世师表之仕,非事道欤?”曰:“事道也。”“事道奚猎较也?”曰:“孔圣人先簿正祭器。不以四方之食供簿正,不猎较,则若无以祭然。”盖孔丘所以小同于俗,犹有义也。义固在于可为之域。而后之人习于随者,一不权义,以之可以还是不可以,污身贬道,豫然以和众自得。甚者伤人伦、败风俗,至于无号,则诿曰“孔子亦尝猎较矣”。悲夫!作是诗以刺焉。

  猎较猎较,什么人禽作者有。国人之忄林,君子所丑。猎较猎较,祭占其祥。国人之序,君子何伤。

  【云之祁祁答董传】

  云之祁祁,或雨于渊。苗之翘翘,或槁于田。云之祁祁,或雨于野。有槁于田,岂不自身。{山会}兮其齐,其在西郊。匪我为之,小编歌且谣。蔚兮其复,南山之侧。小编歌且谣,维以育德。

  ◎古赋

  【龙赋】

  龙之为物,能合能散,能潜在的能量见,能弱能强,能微能章。惟不可知,所以莫知其乡;惟不可畜,所以异于牛羊。变而不可测,动而不可驯,则常超过害人;而未始出乎害人,夫此所感到仁。为仁无止,则常至乎丧己;而未始至乎丧己,夫此所认为智。止则身安,曰惟知几;动则物利,曰惟知时。可是龙终不可以预知乎?曰:与为类者朝齑暮盐之。

  【历山赋(并序)】

  馀杭县人有与季父争田,于县、于州、于转运使,不直,提点刑狱令余来直之。将归,闵然望超山而赋之。石夹沟在县西上虞县界中,或曰舜所耕云。

  威虎山之峨峨兮,予汝耕之,孰汝强之?此匪予私云然兮何人汝使,子人之子兮。余师香炉山之峨峨兮,则维其常,人之子兮云曷而亡。云曷而亡兮作者之思,今孰继兮本人之悲,呜呼已矣兮来者为何人?

  【思归赋】

  蹇吾南兮安之?莽吾北兮亲之。思朝吾舟兮水波,暮吾马兮山阿。亡济兮维夷,夫孰驱兮亡裣贰7绡爷屹饫慈ィ日翳翳兮溟椭雨。万物纷披萧索兮,岁逶迤其今暮。吾感不知夫途兮,徘徊彷徨以反顾。盍归兮,盍去兮,独何为乎此旅?

  【释谋赋】

  云冥冥兮蔽日,风浩浩兮吹沙。出予驰兮不得,块独处兮咨嗟。嗟天地兮无穷,暑与寒兮相客。以短褐兮忧亲,孰知予兮孔棘。维抱关兮击柝,乃予仕兮所宜。禄可辞兮尚冒,养孰割兮方亏。岂吾事兮固拙,宁小编辱兮独悖。信物默兮有制,还是能侔兮内外。

  ◎乐章

  【明堂乐章二首·歆安之曲】

  穆穆在堂,凌潇肃先生在庭。于显辟公,来相思成。神既歆止,有闻惟馨。锡小编休嘉,燕及群生。

  【明堂乐章二首·国王还大次憩安之曲】

  有奕明堂,万方时会。宗予圣考,作帝之配。乐酌虞典,礼从周制。厘事既成,於皇来怠

  ◎上梁文

  【景灵宫修盖英宗皇帝神御殿上梁文】

  儿郎伟,天都左界,帝室中经,诞惟仙圣之祠,夙有神仙之宅。嗣开佳构,追奉比荨7浇广舜孝于无穷,岂特尚汉仪之有旧。先国君道该五泰,德贯二仪,文ゼ云汉之章,武布风霆之号。华夏归仁而砥属,胡人驰义以骏奔。清跸甫传,灵舆忽往。超然姑射,山无一物之疵;邈矣寿丘,台有万人之畏。已葬鼎湖之弓剑,将游高庙之衣冠。明日子孝奉神仙,恩涵动物植物。纂禹之服,期成万世之功;见尧于羹,未改八年之政。乃眷熏修之吉壤,载营馆御之新宫。考协前彝,述追先志。孝严列峙,寝门可象于平居;广拓旁开,辇路故存于历史。官师肃给,斤筑隆施。揆吉日以庀徒,举修梁而考室。敢申善颂,以相欢谣。

  儿郎伟,抛梁东,圣主迎阳坐禁中。明似高空升晓日,恩如万国转春风。

  儿郎伟,抛梁西,瀚海兵销太白低。金母元君水芸方自献,大宛金门岛和马祖岛不须赍。

  儿郎伟,抛梁南,丙地星高每岁占。千障灭烽开岭徼,万艘输赆引江潭。

  儿郎伟,抛梁北,边境城市自此无鸣镝。即看呼韩渭上朝,休夸窦宪燕然勒。

  儿郎伟,抛梁上,宛如神游今可想。风杰克 Ma车世世来,金舆玉悄昴晗怼

  儿郎伟,抛梁下,万灵ㄨ祉扶宗社。天垂嘉种已丰年,土地资金财产珍符方极化。

  伏愿上梁然后,圣躬乐豫,宝命灵长。松茂献两宫之寿,椒繁占六寝之祥。宗室蕃维之彦,朝廷表干之良。家传庆誉,代袭龙光。启一心而显相,保馈祀之无疆。圣上万岁。

  ◎铭

  【蒋山钟铭】

  于皇正觉,训用音闻。肆作大钟,以警沉昏。

  【咸阳新刻漏铭】

  丙戌王公,始治于明。庚辰初冬,刻漏具成。追谓属人,嗟汝予铭。自古在昔,挈壶有职。匪器则弊,国土被并吞分割。其政谓何?弗棘弗迟。君子小人,兴息维时。东方未明,自公召之。彼宁不勤,得罪于时。厥荒懈废,乃政之疵。呜呼有州,谨哉维兹。兹惟当中,俾笔者后思。

  【申胥庙铭】

  予观子胥出与世长辞逋窜之中,以客寄之一身,卒以说吴,折不测之楚,仇执耻雪,名震天下,岂不壮哉!及其危疑之际,能自慷慨置之不顾万死,毕谏于所事,此其志与夫自恕以偷不时常之利者异也。孔丘论古之长史,若管夷吾、臧武仲之属,苟志于善而有补于当世者,咸不废也。可是子胥之义又曷可少耶?康定二年,予过所谓胥山者,周行庙庭,叹吴亡千有馀年,事之兴坏废革者不可胜言,独子胥之祠不徙不绝,何其盛也。岂独神之事,吴之所兴,盖亦子胥之节有以动后世,而爱尤在于吴也。后四年,乐安蒋公为杭使,其州人力而新之,余与为铭也。

  烈烈子胥,发节穷逋。遂为册臣,奋不图躯。谏合谋行,隆隆之吴。厥废不遂,邑都俄墟。以智死昏,忠则有馀。胥山之颜,殿屋渠渠。千载之祠,如祠之初。孰作新之,民劝而趋。维忠肆怀,维孝肆孚。作者铭祠庭,示后不诬。

  【璨公信心铭】

  沔彼有流,载浮载沈。为能够济,一壶千金。法譬则水,穷之弥深。璨公所传,等观初志。

  ◎赞

  【蒋山觉海元公真赞】

  贤哉人也,行厉而容寂,知言而能默,誉荣弗喜,辱毁弗戚,弗矜弗克,人自称德,有缁有白,自南自北,弗句弗逆,弗抗弗抑,弗观汝华,惟食己实。孰其嗣之,小编有遗则。

  【梵天画赞】

  梵天尚实,厥乘孔雀。鸡知时语,铃戒沉浊。高身黄衣,于净无著。乃持赤幡,归趣正觉。

  【维摩像赞】

  是身是像,无有二相。三世诸佛,亦如是像。若取真实,还成虚妄。应持香花,如是供养。

  【空觉义示周彦真】

  觉不遍空而迷,故曰觉迷。空不遍觉而顽,故曰空顽。空本无顽,以色故顽。觉本无迷,以见故迷。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美高梅6s游戏平台 http://www.tainanhoney.com/?p=395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